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3分彩:上市48小时腾讯音乐破发 哆来咪帝国表象

文章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8-12-18  【字号:      】

70%收入源于社交娱乐业务揭示了腾讯音乐高盈利和高增长的秘密,但118.5元的用户人均月付费额较其他纯直播平台却逊色不少。而直播业务监管风险则成为腾讯音乐未来盈利的最大隐忧

《投资时报》记者 王宏

市场环境萎靡,即便是交出一份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超过27亿元的漂亮成绩单,堪称独角兽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下称腾讯音乐,TME.N),也依然没能躲开上市后破发的惯例。

美东时间12月14日,尽管在上市首日高开14美元/ADS,即较发行价上涨7.69%,但腾讯音乐上市后的第二日还是被打回原形,最终以12.43美元/ADS收盘,较发行价下挫4.38%。当然也不能不忽略一个背景:该日美股道琼斯指数跌近500点,其中大型科技股近乎全线收跌。

腾讯音乐此次上市本就是一拖再拖、一再妥协的结果。2018年3月,腾讯音乐最早传出年底上市的消息时,对外秀出的还是利润可观、增长强劲以及垄断国内流媒体音乐市场的鼓鼓二头肌。

但全球市场抛售潮不仅推迟了腾讯音乐上市时间——从最早的9月到11月再到最后的12月12日,其融资额也从初始的40亿美元缩水至20亿美元,再到最终的11亿美元。

根据招股信息,腾讯音乐招股区间为13美元/ADS-15美元/ADS,相应估值区间则为212亿美元-245亿美元之间。而腾讯音乐招股价最终取得了13美元的“地板价”。截至2018年12月14日,该公司市值计209.5亿美元,没能超越早其半年上市且一直大幅亏损的拼多多(PDD.O)256亿美元的市值。

无论是融资额较预期缩水72.5%,还是招股价只取最低端,对于腾讯音乐最后一轮的投资者而言都不是好消息。此前有消息称,腾讯音乐在今年3月寻求一轮10亿美元的股权转让时,估值已经达到230亿美元。

作为一个月活跃用户超过8亿人次,拥有市场上90%以上曲库资源的音乐帝国,腾讯音乐盈利能力较为亮眼。招股书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其总营收达到135.88亿元,同比增长83.75%;扣非后净利润达到27.35亿元,同比增长246.2%。

来自资本市场的反应是否“错杀”?从盈利能力来看,这家同类中“最全版权”的公司是否依仗音乐生态缔造出独特的护城河?而围绕音乐生态,腾讯音乐是否真的已建立起强有力且可持续的盈利模式?

《投资时报》记者日前就投资者普遍关系的问题致电腾讯音乐相关部门,但对方向记者表示,目前仍在上市过程中,不方便回应。

付费市场仍不成熟

2016年,在收购海洋音乐集团并将QQ音乐整合进该集团后,腾讯控股(0700.HK)大文娱领域下音乐板块正式成型。整合后的腾讯音乐拥有酷狗音乐、酷我音乐、QQ音乐和全民K歌四个较为活跃的音乐产品。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腾讯音乐月活跃用户达到8亿人次。

除了用户基数庞大的音乐产品外,腾讯音乐还拥有最全的曲库资源。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腾讯音乐已与200多家唱片公司达成合作,目前其曲库占整体版权音乐的90%以上。

尽管号称拥有业内最全的音乐版权资源,但腾讯音乐的垄断效应并没有因此凸显。2017年9月,国内包括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几个头部音乐平台版权大战愈演愈烈之际,经国家版权局约谈腾讯音乐向其他平台转授了99%的曲库资源。

虽然腾讯音乐仍留下了1%的独家曲库资源,但围绕最全曲库资源建立起大发时时彩软件的音乐付费模式从整体来看并不成熟。有业内人士坦率指出,音乐付费模式在国内外尚没有成功先例。

截至2018年9月30日,腾讯音乐在线音乐业务月活跃用户为6.55亿人次,但付费用户只有2490万人,付费比例仅为3.8%。而每月用户人均付费额(ARPPU)只有8.5元。相比于今年早些上市的同类型音乐独角兽平台Spotify(SPOT.N)高达47%的付费比例,腾讯音乐的付费业务成色不足。

更重要的是,即使付费用户比例遥遥领先的Spotify,至今也没有摆脱亏损的命运。从成立伊始至2017年末的11年时间,Spotify累计亏损达24亿欧元(约合187.36亿元人民币)。基于其逐渐增长的付费比例,投行原本预计其上市后的首份财报能够扭亏为盈,但是今年三季报显示,Spotify继续亏损6亿美元(约合46.84亿元)。

就在腾讯音乐破发当日,Spotify微涨0.1%至125.68美元/股,总市值则较前者高出18.16亿美元至227.66亿美元。不过,较其上市以来高点已蒸发37%。

高昂的版权费用一直是阻碍音乐平台盈利的重要原因。在Spotify利润表中,仅版权费用就占其收入的75%。特别是目前全球音乐版权市场已形成由华纳音乐集团、索尼音乐娱乐、环球音乐集团垄断局面,三家集团合计市场份额接近70%,在议价上具有强大话语权,版权费用未来很难降低。

而同类型的音乐平台围绕着版权方面的竞争,也让版权费水涨船高。2017年5月,环球音乐集团在中国寻找新的版权合作伙伴,最终腾讯音乐以3.5亿美元和1亿美元股权代价取得独家版权,但激烈的竞争让腾讯音乐最终出价较最早开价上涨了近10倍。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2019年和2020年三季末前,腾讯音乐需付清总计达77亿元的内容版权费用。面对高昂的版权成本支出以及比较低的用户付费率和付费额,在线音乐业务离成熟的商业模式显然还需要走很长一段路。

两个月前,华纳中国和索尼音乐娱乐成为腾讯音乐的战略投资方,共持有其6800万股普通股,这也在其上市之时被公司方面解读为“利好”。但必须注意,版权方的入股并不是一个牢靠的绑定。华纳音乐集团与索尼音乐娱乐也持股了Spotify,不过截至目前,前者已清空全部持股,套现5.04亿美元,而后者也抛售了一半持股。

盈利的背后

虽然冠以腾讯音乐的名称,但腾讯音乐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反而是围绕音乐建立起的娱乐生态,其中尤以直播对盈利贡献最大。

招股书显示,腾讯音乐收入来源分为两大板块,分别为在线音乐服务和社交娱乐服务。2018年前三季度,来自社交娱乐服务收入达到95.72亿元,占总收入比重达到29.6%。而在线音乐服务收入比重反而从2016年的49.2%下降至2018年三季末的29.6%。

腾讯音乐的社交娱乐服务主要为通过直播和在线卡拉OK销售虚拟礼品获得的收入,包括全民K歌、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中的直播模块,以及酷狗直播和酷我直播。招股书显示,2018年三季末,腾讯音乐社交娱乐服务活跃人数为2.25亿,其中付费用户990万,付费率仅为4.4%,但该比率仍高于音乐业务。同时,其ARPPU达到了118.5元,是音乐业务的13.94倍。

直播平台吸金能力强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以直播业务为主的映客(3700.HK)为例,2018年上半年收入为22亿元,净利润达到9.59亿元,净利润率高达43.59%;而囊括了YY直播、虎牙直播等平台的欢聚时代(YY.O),2018年前三季度收入为111.23亿元,净利润也达到14.47亿元。

问题是,市场基于各种理由目前对该类型上市公司并不友善。截至12月14日,映客与欢聚时代的股价分别为2.18港元/股及65.63美元/ADS,市值仅为45.35亿港元和41.63亿美元,较52周高点分别下挫60.3%及54.1%。

业内人士表示,在音乐帝国背后的直播业务,已成为腾讯音乐营收的主要引擎。然而从付费率和月人均付费额数据来看,围绕音乐衍生出的直播业务盈利能力却较其他纯直播平台不足。据虎牙直播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其付费率为3.66%,但是ARPPU达到233元,是腾讯音乐社交娱乐业务的近两倍。很明显,最擅长从事流量批发的腾讯控股,并没有因手中掌握的利器而让旗下主力子公司变成吸金达人。

更大的麻烦或许来自于政策层面的“不信任”。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中国相关部门已陆续就直播行业出台了超过11项监管法规。仅2018年前四个月,相关部门就已进行了三次大规模整顿行动。对主要依赖直播业务的公司,资本市场已变得相当警惕。截至2018年12月17日,95%的收入来自大发快三彩票于直播业务的映客,市盈率仅录得1.98倍;而更多元化的欢聚时代亦不过是10.87倍。

至于腾讯音乐,以其当前209.5亿美元(约合1449.04亿元人民币)市值计,市盈率(TTM)则为44.17倍。

虽然腾讯音乐的收入更多元,用户基础更广泛,还有持股59%的腾讯控股在背后扶持,但收入比重高达70.4%,且占比有进一步提升趋势的社交娱乐业务,在将来也会突然遭遇监管的黑天鹅?

虽然目前还没有答案,但其大股东的遭遇却是一个不错的警示。过去几年来,游戏业务的繁荣让腾uu快三骗局讯控股营收屡创新高,特别是热门游戏王者荣耀更是创下了日流水一亿的神话,但这一切已随着监管部门收紧游戏版号戛然而止。结果显而易见,腾讯控股市值至今较历史高点蒸发了1.4万亿港元。




(责任编辑:admin)

专题推荐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